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lin1973的博客

闲云野鹤,小溪流水,无拘无束,自由自在____

 
 
 

日志

 
 
关于我

中原广袤的田野上,一棵再普通不过的槐树而已___

网易考拉推荐

邂逅___  

2011-01-30 09: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揣着家中“速归”的电报,从青年林场扒上过路的拖拉机,到修武车站,天已经黑了。在那里我遇到了她,一个陌生的旅伴。

    那个年代流行的知青装束:工作大衣,军用挎包,白口罩,白手套,这在林场女知青中几乎清一色的衣着,在这个县城小站昏暗的灯光下却似出水芙蓉,叫人眼中一亮。尽管我回家匆忙,但也是旧军衣一身,口罩手套,一身知青行头。大概都想“他乡遇故知”,我找了个话题,她热情作答,几句话过,原来真是新乡来的知青,便格外友好,俨然是结伴回家的青年队队友了。

    她很漂亮,两只眼睛很大,那只捂了大半张脸的雪白的口罩更使双眸漆黑晶亮,加之两只齐肩的“知青辫儿”,显得十分的朝气。那种工厂工人披惯了的劳动布大衣,穿在她身上却显得落落大方,反衬出苗条的身段。说话的时候,两只带手套的手文静地叠放在大衣下摆上,眼睛望着你,话语轻静而流畅。她是我们同县一个青年农场的知青,也是有事要赶回市内家中。想起我从七里外的郇封林场赶来尚且一路紧张,真不知三十里外 的她是怎样赶来的,“没什么,习惯了”,说着,眼角现出微微一笑。

    车来了,我们并肩跑向列车,门口我侧身让她先上,上了车她也回身相邀“快”,好在车内人到不多,当我为她找定座位时,她也正指着对面的空位让我,彼此一笑代谢,便隔着过道相对落座。此时,我们已没有了陌生感,彼此渐渐打开了话匣。

   “买票了吗?”看到查票的走来,她笑问到,因为知青坐车,很少买票。

   “买了。你呢?”

   “不想买,但也买了。”她笑了。“我们曾经排队进站,告诉检票员,我们知青每年年底分红,到时候一定来给车站送钱,现在先给我们记帐吧,”

    “进去了吗?”

    “当然,很多人挺同情我们。”

    她说的没错,当时在农村,知青和农民一样,年底才分一次红,平时花钱只好向家里要,就是年底分红,每个劳动日只值几毛钱,买张车票的确囊中羞涩。以至于列车员见到知青逃票,往往网开一面。

    旅伴很健谈,谈下乡时公路上望不到头的知青车队,谈她们农场一百多知青的大家庭,也谈锄头的沉重井水的苦涩,讲到兴奋处,双眼流溢着快乐的神采:“下乡和学校是不一样,猛一离开家,好不习惯,吃了不少苦,掉了不少泪,开始总想着回家,现在慢慢习惯了,反倒觉得农场的生活也很有意思,那么多知青生活在一起,清早敲钟上晌,傍晚牵着老牛收工,看到自己种出的庄稼,摘着自己培育的棉花,感觉是不一样,觉得很亲很近,什么苦啊,累啊,时间长了,也就忘了。”她笑了,虽说隔着口罩,从她那双深邃的眼睛里,我感觉到了她那发自内心的甜甜的笑。只有挺过了艰苦的人,才会有这样舒心的笑。

    我也对她讲述了我们的林场:春天满园的桃花,秋天遍地的花生,高高的穿天扬,清清的沙河水。也讲了我们打井的艰辛,拉耧的苦痛,尤其是讲我们那次拉砖: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千多斤的重载,八十里的乡村土路,顶着晨星上路,却没有在傍晚归来——十多辆平车,二十多个知青,全都累到在归途上,旅伴静静地听着,不住点着头,双眼注视着我,流露着深深的理解和同情,我相信,她也一定体会过类似的艰辛和磨难。

    列车在夜色中疾驶着,我们的谈话也越来越随意,尽管她一口新乡话,我知道了她却是上海人,跟着家长很早来到新乡,如今又随着下乡的潮流来到修武,这一点我们倒很相似,我虽说在新乡长大,老家却在山东,父亲跟着部队来到此地,老一辈为了祖国的解放和建设走南闯北,而今,我们又从城市来到农村,拉粪,挑水,割麦,收秋,为农村贡献着自己的青春年华,我们经历了痛苦的磨练,但我们也感受到了生活的意义。

    旅伴继续娓娓地诉说着,此时我的脑海里,仿佛看见一个个知青战友矫健的身影,正在祖国广阔的天地里战天斗地:从冰雪的北大荒,到南国的瑞丽江畔,从东海边的崇明岛农场,到延安革命老城,太阳晒黑了脸膛,手脚磨出了老茧,农村的风风雨雨在年轻的心中烙下了深深的痕迹,但也正丰富着我们的思想——坚韧代替着懦弱,稳健代替着稚幼,思考代替着盲从,这在舒适的生活中是不可能得到的,这不正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特殊的机遇,是我们这一代青年独占的风流吗?

    畅谈觉时短,不知不觉汽笛一声长鸣,列车停在了新乡站。虽说我们都买了车票,但为了赶时间,我们从一条逃票的小路出站,直奔北干道,那里有她的家,也是我回家的中转地。

   “能行吗,要不要送你?”到文化宫分手时,已近午夜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担心还是出于礼貌,但是我很真诚。

   “不用,这我比你熟。”她十分的果断,然后挥一挥手,“再见”说完,大步向前走去。转眼,消失在静静的街道上。

    望着她那远去的身影,我才意识道,一路之谈尚未问一声姓名,还由于那只大口罩,甚至没有“见上一面”。站在午夜的路灯下,我望着自己地上长长的身影,不由得生出一丝淡淡的寂寞.....

    时间已经过去很长了,十多年来多少人擦肩而过,多少事过眼眼云,我却忘不了这段路程:一则忘不了自己的知青生涯——充满幻想,充满真诚,也充满磨难。二来充满对旅伴的神秘感——不知道姓名,没记下面容,只知道我们都是来自新乡下放修武的知识青年。那夜色列车中两个邂逅相遇的男女知青娓娓而谈的情景,十几年来经常出现在我的记忆之中。现在,我不知道她在那里,也许,她正在讲台上,用列车上那娓娓动听的语调向孩子们传授着知识。也许,她正在商场,进行着又一桩生意的磋商谈判,也许,她也和我一样,正在用笔追忆着那属于知青的风雨岁月,也许,这是我不愿想到的——她正走在下岗职工求职的队列里.......但我想:那在蹉跎岁月里积储了丰富的生活底蕴,洋溢着青春光彩的旅伴,定会在今天多姿多彩的生活中踏平挫折春风得意,我衷心地祝福她--------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