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ailin1973的博客

闲云野鹤,小溪流水,无拘无束,自由自在____

 
 
 

日志

 
 
关于我

中原广袤的田野上,一棵再普通不过的槐树而已___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狗肉__我们年轻的故事  

2010-04-07 07:59: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什么时候,土匪鸡在我们这开始流行:大街小巷凡是吃饭的地方,招牌上大大的“土匪鸡”赫然在目。搞生意连土匪都请出来了,真叫人不舒服。反感的同时,突发奇想,要是把我们下乡搞的狗肉冠以“知青狗肉”,保不好也会成为轰动一时的名菜。最起码,下过乡的知青都会来回味一二的。就象哪个城市的“老三届餐厅”——?

     记得那是在下乡一年后,肚里带来的油水早已被每天的窝头咸菜榨干了,每个人都馋虫涌动,怎么办?打狗!反正知青早有了“偷鸡摸狗拔蒜苗”的名声。生活使我们幼稚的头脑更加简单,暂时忘记了道德规范。也学会了弱肉强食。

     正好,下乡时我带来的狗小姐“灰灰”已长到了“青春期”,这两天总见不知那里的几个高大的黑狗向她献殷勤。于是,半夜将“灰灰”栓在宿舍大通铺的尽头,门后隐蔽着两个胆大的知青,任凭蚊叮虫咬坚持不动,单等猎物上钩。一条大黑狗也真是色胆包天:二十分钟便掉进美狗计的陷阱。那时我们胆子很大,三下五除二,解决战斗。

     深夜的知青小院沸腾了——。我们在透风的伙房架起木材,用一个大铁桶装上洗好的狗肉,从菜地拔来两个大罗卜切开扔进去,再捧进一把盐放上几棵葱,便红红火火地烧了起来,高高的火苗映着一张张兴奋的年轻的脸。大家兴奋的忘记了明天还要拉耧耩麦,还要拉砖盖房,还要推大锅打井……须臾,一股狗肉的浓香便很善解人意的飘了出来,闻着它,我们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垂涎三尺”……     第二天早上,我们将狗肉每人分了一大碗,四十个男女知青吃的津津有味,原以为女知青会敬而远之,谁知更是爱不释口。男同胞也只有“忍痛割爱”,就连我们带队的干部上海人老詹,也是满面春风,连声说好,把自己的带队职责仍到了脑后。一群十七八岁的青年,穿着褪了色的学生蓝,裹着磨破了肩的旧军装,狼吞虎咽着自己加工的桶烧狗肉,,那场景那滋味真是叫人感到酸甜苦辣回味无穷……

     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东西吃的多了奇了,但总吃不出当年的那种味道。我知道,那味道里有我们的青春情感和气息。那是生活给我们的不尽的滋味。多少次,我想重新回到林场那些个晚上(我们后来经常进行此类“狩猎”活动)——不要雅间不要小姐不要杯盏不要西装革履____只要四面透风伙房里红红的火焰只要铁桶大碗只要褪色的学生蓝只要年轻的莽撞和胆量——为知青牌的桶烧狗肉,更为我们十七八岁那段难忘的青春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